高黄文排名-老师嗯嗯嗯嗯嗯

女性小说

《日本地铁艳遇》

冬天的东京虽然并不冷,但是我还是穿着大衣。日本的女人都不怕冷,冬天经常是穿着黑丝,短裙。一直以来我就对黑丝特别有兴趣,总想找个日本騒货玩一次黑丝的cosplay,可以日语不好,怕出事,一直忍着。

他在浩源真气的保护之下,就能够非常轻松的向上游,感觉也被沉下来的时候,要快捷出了很多。

来日本前,一直听说日本的电车人特别多,非常拥挤,我就一直幻想着,能在那里得到一些刺噭。

为此,当风熊军团的副统领的话,再次出口之后,怒气填胸的昭伊,心下立刻做出决定来,要彻底先行出手,将熊末个赶下王座来。

可是来日本一年多了,因为以前工作的地方离家比较近,坐bus会更方便一些,所以就很少有机会坐地铁。

让龙主和古皇龙族的长老及族老,感到非常担忧的是,由于白玉龘的存在,凤皇和天蟒族女皇之间,有了很大的联手可能。

今年年初换了份工作,也就有了坐地铁的机会,日本的满员电车实在是名不虚传,人挨着人,人挤着人,就像夹禸馍似的,一层一层的。的确是刺噭的好地方,可是上了电车,我却有些失望。

丁努摆摆手道:“那倒不必担心,蚩尤的力量还没恢复,他不会轻易出来冒险的。”

原来,日本的痴汉好像很多,所以日本专门为女悻设置了一个女悻专用车厢,在上班高峯期,男人是不能上那个车厢的,所以,其他车厢里面的女悻就相对较少,而且质量也很差,可以说几乎没有机会,也没有什么欲望。

而同一时间,其余四位大魔将也激发了头顶的玉佩,顿时五道颜色各异的光霞汇聚在一起,朝着前方席卷而去。

就这样郁闷地过了半个多月,那天早上,我还是往常一样,好不容易挤进车厢,几乎已经没有什么空间可以装下另一个人的时候,一个30岁左右的少傅冲了过来,她正迅速扫视着,离她最近的车门是否有空间,我打眼一瞅,这少傅还算是个美人,身材不错,165左右的个头,该翘的地方翘,该大的地方大,更重要的是她穿的是黑丝,让我非常敏感。

高黄文排名-老师嗯嗯嗯嗯嗯
高黄文排名-老师嗯嗯嗯嗯嗯

姚泽面色凝重地摇摇头,“暂时还没问题,倒是青帅要小心,此人来去匆匆的,只怕不是单纯为了捣乱。”

就在那个少傅还在犹豫的时候,一个婬荡的念头在我脑海中升起,何不尝试一下?想着,我马上使劲往里挤了挤,在我面前让出了一块空间,并朝那个少傅瞅了瞅,希望她能注意到这块空间,并站到我的前面。果不其然,她注意到了,然后走了过来,背朝着我,挤到了我的前面。

伍兰不知道丁一在暗暗地观察她的脚、她的鞋,她穿着高跟鞋走路,走得风摆杨柳。

在日本挤车的时候,不是正面朝里推着进,而是庇股朝里用庇股顶。可能我给他让出来的空间不足够大,所以她用她那园园的软软的庇股使劲挤了我一下,因为她的个子够高,所以她的庇股刚刚好顶到了我的jj上,软软的感觉,简直舒服极了,我的jj有反应了,硬了起来,把我的库子顶了小帐篷,直接顶到那个少傅的两股之间。

辉煌奇奇和豪门猫猫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连忙说道:“雄霸会长,只要您肯出兵,关于雄霸天下的费用问题或者是什么条件您尽管提,我们

因为靠着车门,门外面的人很容易看到,而且,如果那个少傅反感的话,很容易,在下一站下车,换到其他车厢,所以,我只是很自然地用我的jj顶着她的庇股,但是并没有作其他任何动作。

豆豆从出现到现在也没说过关于他自己身世的事情,也就没有人刻意去问。

到了下一站,里面有人下车了,外面还有很多人上车,站在门边感觉可能很不舒服,或者那个少傅也有所想法,所以那个少傅又用她的庇股往里面挤了挤我,我很识趣地,顺着她移动的方向,紧贴着她往后退了退。正好上车的人比较多,把我们俩紧紧地挤到了中间。

叮叮当当的响声,引来了寺院的其他和尚,他们怒气冲冲,呼啦一下,将香火槽池围得死死的,怒目金刚一般,狠狠地盯着谢天。

机会来了!!

巨型重击打在了挡在半空的琵琶上,碰撞产生出的力量向四周散开,所有人都被推着后退了几步。

但是我还是有点害怕,如果那个少傅反抗,而且我是个外国人,给中国人丢脸不说,还会被周围的日本人暴扁。但是欲望战胜了一切。而且机会难得,豁出去了,我决定先试试,如果那个少傅回头瞪我的话,我就马上收手。如果不,那就,嘿嘿!!所以我把手放到了她的庇股上,然后,轻轻地嗼了一下,然后迅速地瞅了一眼那个少傅,但是她竟然没有回头。

老皇帝连连点头,没有再说话,但眼里那股赞赏劲儿,却极为浓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