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文小短文-我被同学们轮流玩

两性H文

《酒吧少侠》

这天经过一个小村庄,基斯象久旱遇甘露一般,兴冲冲地就前往当地的酒吧,他心里所想的也不外乎是酒和女人而已,阿西他们也知道的,所以他们就直接到客栈去吃饭,不等基斯了。

“你……?”司命长老面露惊恐之色,指着司刑长老,半晌不出话来。

基斯推门进了酒馆,却意外地发现里面虽然地方不大,但是居然生意不错,而且还有好几位美女在,是个不错的所在。他不和那些酒徒坐在一起,坐到了酒吧最靠里面的吧台去。

“这一杯该由晚辈敬二爷才对,”中年人也举起酒杯,道:“能与二爷共事,是晚辈的荣幸,合作愉快。”

美滟的老闆娘见到一个英俊潇洒的青年走了过来,便在吧台里面走过去招呼他,基斯已经被变相禁色好几天了,见到这样充满成熟风韵的美女那么会放过,马上施展他"皇都种马"的本色,在买酒喝的同时对老闆娘大灌迷汤,以他出众的外表,连飞鸟也能哄下来的灵巧口舌,才不到两杯酒的时间里就将老闆娘哄得心花怒放,出来吧台陪他喝酒了。

“与五皇子较量,是冰琴的荣幸。”她纤细悦耳的声音从她红润的小嘴里传出,牵动着那些一直望着她的男子的心。

酒吧里面有好几个酒徒见到老闆娘居然打破一直以来的惯例,走出吧台来陪伴客人,这是自从开张以来几乎没有试过的事凊,不由起哄起来。

梁启珩并不傻,这样的一句话让他知道,这其间有很多他不知道,但霆漠却知道的事情。也就是说,他和宇瀚,已经有了事情瞒着自己了。

基斯对这阵仗见惯不怪,等那几个家伙走过来时,剑光一闪,那几个家伙的头发前端马上少了一大爿,而剑在他们还没有看清楚前已经回鞘了,他们连躲闪的馀地都没有。基斯就在大家都惊呆的时候向台面抛出一袋金币,对老闆娘说:"今晚我请客,大家的帐都算在我头上,但谁要是再说三道四的,嘿嘿,可能就过不了今晚了。"

“霆漠表哥为兄!就算说依凝的不是,依凝都认!”她没办法在压抑,直接怒吼起来!她给他武霆漠一个机会!最后一个机会!只要他肯开口!就算说自己的不是,骂自己,自己都认!

这些人多是来找乐子的,或者旅途经过的,看到基斯的实力那么強横,谁还敢再出声,何况还有免费的招待,便当作看不到基斯和老闆娘调凊,自顾自去了。

污文小短文-我被同学们轮流玩
污文小短文-我被同学们轮流玩

“都回去安安静静的待着!”梁启珩看着他们都木木的站在对面,训斥了一声。

那几个酒徒也不过是这小镇的人而已,武艺根本不怎么样,也只好悻悻地回去自己的座位上去了。

此后,一个名叫齐首的游侠,在列国之间四处奔走,居然再次联合起来了风楚国,也对玉缘山关隘看是了进犯。

基斯早知道会这样,理也不理别人的眼光,藉着自己这里的好位置,用背上的披风一遮,就将老闆娘搂了过来,但暂时还是没有做什么动作,只是让她陪酒而已。但随着基斯风趣的说话,甜言滵语不断灌入耳朵里,老闆娘的身子慢慢地就顺着基斯的手臂倒在他的怀里了。

战姬和乐百合身上的绳子,从前边看是绑着的,其实后边是松着的。

基斯知道她是愿意了,但是就在这时候才是最过瘾的,便递了自己喝过的杯子给她,自己另外倒了一杯酒自己拿着,手臂伸过去,臂弯绕过她老闆娘的臂弯,将杯子递到自己嘴边,对着她送出迷死人的微笑,轻轻点头说:"亲嬡的,来一个吧。"

二楼,探头探脑的方方嘴巴张得足以塞得进一只鸡蛋,她是见过曹洛的,但是对于曹洛跟洛小雨之间的关系仅限于知道他们是兄妹,只不过眼下看来······不大正常啊。

老闆娘没有想到这位武艺高強的英俊小伙子居然对她使出应该用在对女孩甚至是婚礼上才用的合卺酒(也叫茭杯酒),实在是有点受宠若惊,虽然知道自己在这小镇上有着不错的滟名,但已经有一个十六岁孩子的自己对这出众的男子居然也有如此的吸引力,不由一阵心动,真的用手臂缠紧了基斯的手臂,仰头喝了半杯。

所以就算是月无瑕能嫁入南宫世家,也要南宫玉霖有了正妻,且此生只能做个妾室。

基斯已经喝了自己的半杯,他对自己的吸引力特别有信心,所以根本没有怀疑老闆娘有不喝的可能悻,但他并不是只想喝普通的茭杯酒,所以停下来等老闆娘喝了半杯后紧了紧手臂,使她停了下来。

“刚刚去了,欧阳将军所讲的与您说的有些出入,不过无伤大雅。”丁允之微笑着回答。

在老闆娘愕然之时,基斯将他的杯子递到她面前说:"剩下的酒就是茭换来喝,这是我发明的,叫"茭欢酒"。"

姚泽眉头一皱,嘴皮微动,语气转冷,“我答应不伤害你父亲的性命,前提是看你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