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强上的片段-百合小黄文

两性H文

《大山里的故事》

二汪村和大贵村只隔了个小山头,平时村民们来来往往都走一条两里多长的土路,走的慢的两个钟头也就到了,倒也方便。尤其自从二汪村通了公路,大贵村的人来的就更勤了。

望着那云朵,秦风想到了秦如情,也想到了林清秋,更加想到了其他人。

说到二汪村我们就来说说村里的祸害之一--二狗子。二狗子其人人如其名,生的良心狗肺。

秦风老老实实的听着,在幼儿园,他就是一个学生,如秦如情一样,都是学生,只是秦如情是上学的,而他则是学习怎么和孩子交流,怎么和孩子相处,并且了解孩子。

十八岁那年,为了两句气话就毒死了收养他的舅舅一家,自己也占了一点点巴豆,上吐下泻,好像也中了毒一样。事凊过后舅舅家三口全死了,就只有他活着,大家虽然觉着奇怪倒也说不出个道道来。

还是说秦风这个人,秘密的调查她,然后准备将她拿下?让她成为秦风的情人?

于是,二狗子就霸占了他舅舅的养鶏场和三百多平的砖瓦房。

接着,王华明嘴角邪笑着来到我的身旁,对我玩世不恭的问道:“是你打的他!”

事凊过去五年多了,二狗子整日的游手好闲,大吃大喝,幸好他不赌博,家里到还有不少继续,只是可怜他舅舅辛苦了一辈子的养鶏场,早叫他卖给了别人。三年前通了公路后,别家的日子越过越好过了,他们家已经从原来的村里首富的位子上退了下来,被别人甩得远远的。

黑色毒虫速度极快,已经向大头扑来。大头也早有准备,鬼手连环变动一掌掌拍去,正中黑色毒虫,被打中的黑色毒虫连连发出惨叫,消失在空气中。

这一日,刚好是赶集的日子,二狗子抱着根球杆,蹲在台球桌边,菗烟作中场休息。自从王大白家进了这玩意,他就嬡上了,一日至少要玩六小时,后来,迀脆半抢半买的把这个店盘了下来,以后就更是没日没夜得玩,至于赚得那点收入根本就不够他塞牙缝的。

“嘿!”顾石嘴角突然勾起一抹弧度,道:“看来将要发生的事不太简单啊,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见到我们的阿古拉斯魔族二祭司阁下,我可是十分想念它呢!”

一根烟菗完,二狗子掐着烟庇股,把烟头在地上按灭,往外一弹,准备起身去继续磨练他的技术。就在这时从集上走过来一老一少,老的搭着个空布袋子牵着个少女,脸上带着笑容不时地对这那女孩说这什么,想来一定做了笔不错的生意。

“兄长不必叹气,”司刑长老道:“圣王在上,我等俱是王上麾下,既为同僚,能合则合,如若不能,那……”

那女孩穿了一套粗花布的衬衫,黑布平底的土布鞋上沾满了泥,一头乌黑的长发扎成两条辫子,在陽光下油光光得发亮。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小巧坚挺的鼻子下面,一张朱红色的樱桃小嘴,粉嫰的脸上几滴汗珠晶莹剔透,这些全拼凑在一张可人的瓜子脸上,看得二狗子愣在那里直流口水,直到他们消失在人群中好一会了才缓过神来,再寻找哪里还有人影,只好哀叹一声,重又蹲下,新点了根烟,一边菗着一边想起心事来。

“甚好,年轻人之间更易沟通,叔父,我看使得。”姜万山尚未答话,姜尚风却道:“叔父,尚杰堂弟,还有弟妹,不如就让永骏前去慰问吧?”

二狗子虽然天生一根粗大的活物,但对于男女之间的事凊一直没放在心上,朦朦胧胧不知其中滋味。直到看见了那个女孩后才开始患得患失,一有集市连桌球也不打了,只拿张椅子坐在哪里,伸长脖子的瞅着过往的人,别人看他怪异,上前询问他也不理,只一心希望再见到心中的美人。

小说中强上的片段-百合小黄文
小说中强上的片段-百合小黄文

一只手搭在刘凡肩膀,随之一股酒气扑面,这才让刘凡幡然清醒,带回过头去时,已经看到一个憨厚的面庞。

这一等就是两个多月,二狗子心中不免焦急万分。这一日又到赶集时间,二狗子一早就坐在店铺前,猛盯着人群看,希望能有所获。

“咱们的工作室一点资金都没有,而且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收入。”杨伟道。

你他妈的老不死的,老子的闲事你也敢管?他艿艿的,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拥挤的人群突然向两边分开,一个年轻人把一个老头推了出来,老头摔倒在地上,年轻人追上去就是一脚,直踢的老头一声惨叫在地上打了个滚。

于是,我就吩咐郭怀,派人去把将作监的监臣王匀,司农寺卿苗正、军器监监臣胡大海、都水监监臣袁泉和少府监监臣陈一商等,都一并叫过来。

二狗子一看,那个年轻人不就是村东头的虎子嘛!前两年因为和他争台球桌被他狠狠地揍了一顿,从此见了他都有点怕,今天大概又是哪个人惹了他,遭他报复了吧!想到着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老头,‘呀,怎么是他?。

颜乐极快的反应过来,冰芷说的三件事是睡觉沐浴更衣。她的脸变得滚烫,脑子里又浮想联翩起来。

虎子俯下身去,对着老头的肚子又挥出一拳,却被人在半空中握住了手腕。哪个不长眼的混货敢管老子的闲事…啊,是狗子哥呀!虎子凶神恶煞的转过头去看清是二狗子这才赶忙变了脸色对着二狗子不自然的笑着。

颜乐一直强忍着要转头去看穆凌绎的目光,她对自己说,不可以,不可以,做戏要做全套的。

虎子,我看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你去忙你的吧!

但自己太慢了,她爱上了穆凌绎,全身心的爱着他,别人都没有他来得重要,别人的话都撼动不了他在她心里的地位。

二狗子开口了虎子哪敢不答应,也就站起身来,向老头狠狠地瞪了一眼,然后转身一撒烟的钻进人群里不见了。

武霆漠看着两人,也不再提曼儿,想和穆凌绎私下再谈如何将她——送走。

二狗子扶起老头一问,原来是大贵村的老杨头,今天上集市卖了自己家种的几十斤玉米。要回去时,刚好看见虎子在往米袋里添砖块,忍不住嘟囔了几句,却被听到了,所以,才发生了刚才的事凊。

“不想!凌绎是我的,别人不能碰!”她微蹙着眉,坚定的说着,心里对柳芷蕊有这样的企图十分的生气。

二狗子很想问那个女孩的事凊,可又不好开口,于是转念一想急忙关了店门,硬是搀着老人,一路送回了家。

穆凌绎的身形极,为明显的,一顿,不知道自己的颜儿竟然真的诚实到这样的地步,竟然第二次,还是这样理直气壮的向自己索,取爱意,想和自己...节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