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两个寂寞女邻居-小黄文校园

两性H文

顾夫人能言善道,就算是极为普通的家常菜在她说起来也是增添了几分滋味,言谈话语之间,何云柠得知了三叔何至边与顾氏夫妇相识的过程,那年三叔游历经过此地,看着顾氏夫妇新上品的一件服饰出神,一时间喃喃自语,不知说些什么,顾氏夫妇好奇,便随意聊了几句,那时候三叔正当风华正茂的年纪,自负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于是问着顾氏夫妇拿了纸张随手几笔就勾勒出一幅画,画中青草一片,随风而舞,绵绵伸展开来,一直伸向无边无际的远方,他说这样的画卷倘若编织在服装之上,肯定是极美的,于是向顾氏夫妇定做了,就这样,他们相识了。

大姐转过身子被对小雄又坐下来,用yīn道吞下jī巴,急切的上下抖动,不知为什么小雄感觉大姐的yīn道今天特别浅,仿佛换了个人似的。小雄下軆向上挺动,jī巴撞击大姐花房伸出,突然大姐“哦”的一声伏在小雄蹆上颤抖个不停,她到了高氵朝,从自子営里身寸出了浓浓的yīn棈,小雄用力向上挺揷说:“入肉死你个小騒bī。”

美丽的禸軆离开了小雄,传来卫生间开门声音,小雄的jī巴挺立着,只过了一分多钟,卫生间门又响,脚步声响小雄走来。

顾夫人谈的虽多,可是一旦触碰到为三叔姻缘惋惜之事,顾先生总是故意将话题移开,何云柠怎会看不出顾先生的用意,她渐渐相信,三叔至今未娶的原因并非那习惯了风花雪月的自由散漫,而是有一段刻骨铭心的深情款款,何云柠猜想,估计就是那件衣服的主人了吧。

“入肉,我还没有好呢。”

小雄抗议说。

次日清晨,夏思佩想着要添些日用品,打算出去,何云柠“嗯”了一声,便继续沉沉的睡去了。

大姐蹲下来,在小雄嘴角亲了一下,骑到他身上说:“小冤家……”

声音里代着幽怨,手抓住jī巴用力捏了一下,引导到自己的yīn户处,小雄往上一挺,jī巴就揷了进去,奇妙的sāo泬又变得深了。

待何云柠醒来,左等右等直到黄昏也不见夏思佩回来,顾氏夫妇也跟着着急,觉得从自己府上走失也是难辞其咎,赶紧派人四处打探。

大姐上下套动,前仰后合的耸动。

“大姐,你今天怪怪的。咋不叫了呢?弟弟喜欢听你放荡的叫床。”

顾氏夫妇告诉何云柠这里一片太平,几乎是夜不闭户,怎么会出此事,实在想不通了。

“我……就不叫……哦……”

大姐扭动玉軆,yīn唇翻动,yín水流出,她咬着牙说:“今天我要让你棈尽人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