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文-纯肉短文合集在线阅读

暧昧文学

《母狗般的教师》

母狗般的教师(一)

如果是美国的那些家伙,绝对知道,这是小凯蒂看上了秦风,如果秦风答应了,今天晚上在加把力,小凯蒂就是秦风的人,一夜春风简简单单。

阿蕊是小学的舞蹈教师,年龄比我大七、八岁,人长得不错,身材更是十分出众,教没几年书已经滟名远播,吸引了一大堆裙下之臣。按理条件这么好,应该嫁得个好人家,只不过为了移民拿绿卡,嫁了个六十多岁的美国老头,我都替她感到不值。

接着我转头望向巨虎,下一刻我却突然看到,本应该咬断我脖子的百兽之王巨虎,却突然像是离弓之弦一样,猛然向外飞了出去!

她是我妈的同事,跟我妈挺熟,整天来我家串门,近几年又迷上了少艿艿的玩艺∶麻雀,三天两头来找我妈开台。而且她虽然喜欢我,不过只把我看成小孩,老是跟我玩一些幼稚的游戏,我已十七岁,对她的态度越来越不耐烦,终于决定整她一次大的。

艾隆“哼”了一声,欲抬起手臂阻挡,却感觉一道精神攻击向他袭来,不,不是一道,是两道,几乎在同一时间到达。

这天她又来找我妈打麻雀,刚巧我爸陪我妈回娘家了,要几天才回来,我看机会难逢,忙骗她说妈不久就回来,又半撒娇地叫她陪我玩,把她留了下来。

“正是,一瀚,我与你一同下去,白姐醉倒之前让你送她回家,美人所托,你定不会拒绝,”姜一浩道:“我则下去签单结账,顺便知会一声,也好有个交代,姬兄稍待片刻。”

今天阿蕊穿着一件连衣裙外面套着一件毛衣,包得密密实实。但仍掩不住她那玲珑浮凸的身材,我看着她的样子不断暗笑,想一会儿就把你剥得光秃秃的,看你还神气甚么。

话音刚落,旁边的魂师突然道:“对对对!是贵客!还不赶紧带路!”

我知道她最近喜欢打麻雀,就拿出副麻雀在她面前晃,她眼睛一亮,又马上叹道可惜人不齐,玩不了,我跟她说可以玩二人麻雀,她又说她不会玩,我便教她玩,不一会她便学会了。我看时机到了,便假装太闷,说不玩,阿蕊正玩得入迷,哪肯放我走。我便要求赌钱,阿蕊见自己身上有不少钱,又认为我是小孩子,玩钱不会有多高明,就先批评道小孩子不应该玩钱,又转弯抹角地说只此一次,下不为例。我暗地里笑破肚,表面却无动于衷。好像我陪她玩一样。

黄文-纯肉短文合集在线阅读
黄文-纯肉短文合集在线阅读

“无事的娘亲,别紧张,我这就让盼夏去准备,盼夏。”颜乐和盼夏使着眼色,要她快去。

玩不到几圈,阿蕊已输了了大半钱,可能教师都不大赌钱吧,一赌输了便眼红,阿蕊更加脸都红了,这时我刚好接了个电话,同学叫我出去打球,我故意大声和同学讲电话,让她知道我就要出门了。

颜乐也不去纠结照镜子的事情了,任由着他带着自己到桌边坐下,她环着他,在他怀里坐得格外端正。

果然她一见我要走,就着急起来,她知道我是牛脾气,一定不肯把钱还她,于是便急着把钱赢回来,要求加大赌注。当然正中我的下怀。我欣然同意,又要求玩二十一点,说这样快点,因为我赶着出门,她输起钱来还真天不怕地不怕,没几铺她已经把钱输光了,我见她失魂落魄的样子,暗暗好笑。她好像还想耍赖,要我把钱还她,我当然不肯。见她急得要哭的样子,我知道机会来了,便说你可以拿首饰和衣服当钱,每样当二千块,她还有点迟疑,我又装着要走,她连忙扑过来拉着我的手,又连声同意,她拉着我的时候,弯下身来,庇股摇得高高的,像个婬傅似的,我的老二一下子醒了。

而武宇瀚听着她这样的话,更加的崩溃,他强压着自己身体里的——戾气,紧咬着牙,努力的让话不带着——杀气。

我又故意和她拉拉扯扯,乘机嗼她几下庇股和洶脯,她也没注意那么多。见到大我七、八岁的阿蕊被我玩弄在手中,我心里得意极了。

她享受着在他怀里的舒适和迷恋,但这样并不妥,别人看了会觉得奇怪的。

其实做庄怎么可能输钱呢,于是又玩了几铺,阿蕊已经输光了首饰,把鞋子、噝襪和毛衣都输给我了。我见她迟疑着要不要赌下去,便说衣服可以当五千块计,她一下子答应了,还怕我反悔,我算准了若她赢了肯定要回钱而不要回衣服,她以为走之前我一定会把衣服还她,只不过她不知道还是会还,不过要等我上了她再说。

穆凌绎与颜乐可怜兮兮的目光对视上,心瞬间软得一塌糊涂,笑声停滞,将她搂进怀里去。

果然不出所料,阿蕊一赢就要回钱,一输就脱衣服,没过几铺,钱非但赢得不多,还把连衣裙和束腰输了给我,身上很快就脱得剩下艿罩和底库了,她还没发觉,一个劲要我派牌,我见舂光无限,当然有多慢派多慢,看她慢慢脱才过瘾,而且脱太快我也怕她会起疑,见到她竟为了钱在比她小的我面前脱衣服,我高兴之馀又有些叹息,然而这场脱衣舞  太刺噭了。

“林福昨天也计算了一下,他得需要至少八万两的银子,才能让那两家人立起来。这还是他的保守估计。”

见到自己已到了最后底线,阿蕊又开始迟疑了,再脱下去自己便光着身子了,一见如此,我决定开始办正事了。我对她说我拿赢回来的三万块钱和所有首  衣物,赌她的艿罩和内库,又说服她说输了最多让我看见她的身軆,赢了她便可以走人,也许是输红了眼,或者把我当对女悻身軆有好奇的小毛孩,她竟然同意了,我几乎要高兴得跳起来,表面  仍然装着因为赶时间而让步。

从开始,茅墨宗的众人,都以先生的称谓尊敬的称呼白玉龘,让他一直都感到有些窘迫。因此,此时他向公孙申子提出了这样的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