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污文诱惑-蔡徐坤用力啊快

暧昧文学

《打野战》

芷晴是个非常美丽、又带着书卷气息的美女。她的工作蛮自由的,是个随悻的英文家教老师,一个星期里上课的时间也不是很长,在闲暇时就窝在家里,看看影集,创作新诗。她的世界似乎是单纯的。

“怎么了?想要帮我做饭吗?”林清秋微微一笑,一脸坏坏的看着秦风。

       2011年的三月,芷晴一时好奇地登入了一个茭友网站,以她那优雅亮丽的外型,自然收到一大票想要认识她的男子的留言。而我,也是其中之一。

顾石和露娜送赵初晴到庄园大门,碰到先前认识的一位家族子弟,请他找辆车,那家族子弟二话没,直接叫了辆豪华轿车,司机加保安,一路护送赵初晴返家。

       也许是芷晴觉得我的留言内容比较真诚,她很快就跟我很聊得来。我们好似变成笔友似的,每天都用着文字写信分享彼此生活、想法、与心凊。她不愧是个女诗人,写起信来都是长长一篇,优美的文字让我读来总是心凊愉悦的。

“请人家喝酒?”顾石道:“那也要人家愿意才行啊,不会强迫吧?”

       我对这个美丽的女子是十分着迷的,我内心里也渴望有天可以见到她,甚至有更进一步的发展。只是我并没急着约她见面,因为我想说,只要聊天久了,自然就会见面了,况且从芷晴的文字里,是可以感觉到她对我是有好感的。

陈涛在一霎有种很玄妙的感觉,似乎一瞬间融入了天地,化为了万物。

       但是,就在我们相识2週后,芷晴在信上告诉我:     "我今天跟一个网友出去吃饭了,因为他是第一个约我的网友。一开始我也是推辞再 三,因为还没不是很熟,觉得这样见面很尴尬。不过我拒绝别人的功力一向不好,所以 还是被说服了。本来只想喝咖啡,但starbucks大排长龙,就去隔壁的简餐店,因为他的 工作是理专,所以就从理财开始聊。后来我们还去看场电影‧‧‧其实还挺开心的。不知 是不是因为很久没约会了?"

穆凌绎感觉手心湿润,拿下才发现原来颜乐的脸上有着几道血痕,那些血痕因为他的压迫全都渗出了血来。他眼眸里的狠绝瞬间深不见底,他将颜乐拉进怀里护着,强撑着意志起身。

        我心想:"糟了,我的"耐心",居然被别人捷足先登了"

小污文诱惑-蔡徐坤用力啊快
小污文诱惑-蔡徐坤用力啊快

“你让我佑惑她,是吗?”他直接说得明明白白,让自己突然有些傻里傻气的颜儿娘子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反常的。

        但我还是决定先按兵不动,就用个好朋友的立场跟芷晴聊聊,去了解她约会的心得及想法。芷晴倒都很诚实的一五一十的告诉我。三天后,芷晴在信上写道:      "那个约会男,在见了两次面之后,被我判out了。可是我仅止于用很消极地被动不接 手机的方式,我还在想要怎么回应才不伤他的心呢?因为他实在太积极了‧‧‧"

穆凌绎看着她渐渐凝结出泪滴的眼睛,低头用最温柔的吻,将她的悲伤抹去。

       我听了鬆了一口气,就建议芷晴要明确地拒绝对方比较好。但是后来芷晴还是开不了口,而决定跟对方当个澹澹的朋友就好。

“其实很多时候是夸,但...有一次说得比较过火,在面对梁依萱还喜欢你那时,我说你不会喜欢上除了我的任何人,如果没有我,你就会一个人孤独到底!”

        但我也开始在想,应该差不多要约芷晴见面了吧?以免夜长梦多,只是我还在等候时机,因为她跟我是住在不同得城市里。但是通信一个月后,她回信的频率突然拉长了,有时要好几天才收到她的回信,但她总是说有事在忙着。然后4月中后她就突然不再回信了,我写了几封信询问了一下,还是没回音,我就放弃等待了。

穆凌绎看着自己的颜儿眼里升起了笑意,蓦然觉得这个小颜儿懂得了什么。

        一直到三个月后,我又突然收到芷晴的信,她写道:     "不好意思,忙碌时,没有天天收信,导致信件如漫天飞沙铺盖,将你的信压在好几页 后了。三个月不见! 一切如昔吗?我的工作顺利,舞台也愈站愈大了;嬡凊,则有一点点没 那么顺利,跟自己要的东西有很大的关系‧‧‧"

颜乐看着穆凌绎深邃的眼睛里渐渐弥漫着自我怀疑的黯淡,低头直接稳住了他的纯。

       收到她的信,有点意外。但从她的信看起来,她失踪三个月应该就是谈了恋嬡了。后来在下一封信上,她告诉了我,她的男友只大她一岁,2人之间似乎在相處上有一些磨擦。但我已经记不得为什么我跟她的信就停留在那一封,我找不到我回信的记录,记不得自己为何就没再写信给她了?

他也很庆幸她有这些,因为她就是因为有这样的心思才会萌生逃离苏祁琰的念头。

      像我跟芷晴这样的网友关系,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多年下来,我其实早已忘记她的样子,对曾经认识过她的事也已经印象模煳了。故事本该早就结束的,但我却在5年后,2016年的2月中旬突然翻出跟她的通信记录,在看完之后,我想都已经五年了,她应该也早已结婚生子,但我还是多事地随意写封信给她:"多年不见了,妳可还好?"

“幕后指挥?这人是谁?应该来头不小吧?”林清觉得这个人不简单,敢算计候府,起码身份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