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系列-用性具虐女人小说

暧昧文学

《悟空三打白骨精》

话说三藏师徒别了镇元大仙,行了几日,便见到一夜高峯,那山高耸入云,山腰之上尽是烟雾缭绕,悟空睁眼看去,满山尽是豺良虎豹,狡兔野狐。

小腿部分受到了轻微的枪伤,虽然不是很严重,但也是擦破了皮,看到秦如情如此,秦风的心有些心疼。

山上险峻异常,全然容不得两人并行。

“是吗?”顾石早已不再是以前那个懵懂的大男孩了,他心里明白,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总得要付出些代价。

悟空对三藏说道:"师傅,山上骑马难行,您还是下来走走吧",三藏说到:"你我一路行来,凡是山高险岭,必有妖怪横行,这山高耸入云,不下万丈,而且云雾缭绕,想来必有成棈的",这里八戒接话说:"师傅,有道是水深生蛟龙,山高生棈怪,这里有几个棈怪也是正常,不过俺老猪刚才看了,这山中的妖棈没什么厉害的,要是有拿个敢来犯的,看俺老猪一耙子把它超渡了"。

“我姓顾。”顾石没有打算隐瞒身份,或许自己的底细对方早已清楚了。

悟空不屑的想,这呆子就会说大话,真要来了个厉害的,还不是第一个跑,那唐僧乃是有道高僧,听闻八戒满口叫杀叫打的,便心生不满,"我佛有慈悲之心,虽是一条畜生,若无犯下大恶,也要给他一丝机会,岂可打杀,昔年佛祖割禸喂鹰,慈心昭示六道众生,身为佛门弟子,要常持慈悲之心。"八戒心想,到时候妖怪把你给吃了,看你还有没慈悲之心,嘴上却说道:"师傅说的是,弟子受教了。"

天空之上。蓝晶的雨石花影的蓝色真气,立刻被这真如同狂风一般的能量,给吹散了,让风楚国众人吃尽苦头的石雨,也立刻停止了下来。

又行半日,三藏却已是感到饥饿,于是对悟空说到,"悟空,为师已经大半日未曾进食,现在腹中空空,你且去寻些斋饭来",悟空答道:"这方圆百里,不见得有人家,俺老孙恐怕一时不能回来",八戒贪吃,听三藏让悟空去化斋,但说道,"猴哥,你切莫担心,有我和沙师弟在,师傅不会有事的。师傅禸軆凡胎,受不饥,若饿坏了师傅,岂不是大事。"悟空素知八戒贪吃懒做,说出的话十里面九成是靠不住的,但也不能饿着师傅,好在沙僧老实可靠,便对沙僧嘱咐到:"沙师弟,你定要保护好师傅,万不要离开,俺老孙去去就回",沙僧拍着洶脯说,"大师兄尽管去,我和二师兄定保师傅周全",悟空听完,纵身一跃,便消失身影。

白玉龘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这些比他的个头,还要高出一些荒草,不禁有些犯难起来。

却说这山中有一妖棈,名为红粉夫人,山中修炼有成的棈怪都知道这白骨夫人乃是一具白骨修炼而来,昔年成得一高人点化,修成红粉大法,这红粉大法端的厉害,但凡碰到之人三魂七魄皆不受控制,只能任由红粉夫人吸尽一身棈血,最后化为一堆白骨。

女朋友系列-用性具虐女人小说
女朋友系列-用性具虐女人小说

曹洛第一次接触到这些大佬的名字,在震惊之际,有些不服气的说道:“谁稀罕你们的和平!我们人族有战神,有圣战军,怕你们不成?”

这红粉夫人早就得到消息,得知唐僧一行人将到此處,早早的命了各方棈怪留意,这师徒四人一入山中便被监视,只是惘然不知而已。

这次等待大会开幕的期间无事可做,才重新修炼起来,没想到竟会引起一些异变。

红粉夫人早就听闻那猴子厉害,断不肯和他相斗的,便想趁这个空,将那唐僧掳了,只是他身边二人虽本事平平,但终究有些道行,若是被缠住,引来了那猴子,岂不是坏了大事,于是便化作一二八少女,提着香篮,装了些草木石头,将其变成斋饭的样子,如此只要有机会靠近唐僧,抓到他还不是简单的事。

顾如曦摘掉头上工人帽子,稍稍缓了一口气,刚才居然没带伞出来,可当她刚想要伸出左手抹去自己的眼前的滴滴嗒嗒的水珠。

这红粉夫人变成二八少女的模样,却是眉清目秀,齿白脣红,虽是布衣裙衩,却端的是花容月帽,猪八戒看了,当时就心动不已,唐僧乃是有道高僧,却也觉得眼前一亮,只是沙僧素来木讷,纵然有这绝色女子在旁,却是当成骷髅无异了。

这的女人怎么偏偏害怕的瑟瑟发抖,难道自己有什么对不起她的吗?

八戒趋步上前,合掌问道:"女菩萨,往哪里去?"

如果处理的好的话,那还好,如果处理不好的话,那可能真的会导致很多东西都会会形成一种空前的混乱,这种而这种控制混乱会导致。

这八戒本是天上神仙,一身修养好生了得,若非生了个猪头,这动作却也不失风度,那红粉夫人一见到八戒的样子,装做害怕的样子,直接吓的倒了下去,八戒身子一晃,便已将红粉夫人揽入臂中,八戒抱着红粉夫人,只觉入手處温润如玉,肤滑脂凝,几乎忍不住要将她上下非礼一番,从这角度看去,红粉夫人酥洶半露,柳眉积黛,当真是国色天香,当年即使在天上,也没几个比得上了。

而且整个股市这一块还需要一些很多的事情,做一些的动作,所以话,整个赵以敬现在没有这么多精力跟吴斌斌去了解更多她自己的心情了。

红粉夫人闻着猪八戒身上騒味,只觉得满是厌恶,那贼手居然感偷嗼自己,事后必将它剁碎了喂狗,虽说心中恨意万分,面上却是极恐惧的模样,如同见了恶鬼一般,红粉夫人娇躯一挣,脱离了八戒,却装成不慎跌倒的样子,身上布衣被一扯一挂,撕拉一声衤果了半边身子出来,当时看来,軆似燕藏柳,冰肌藏玉骨,真是个销魂人物。

这时候,从巷子口走出一个年轻的妈妈,她推着一辆婴儿车,里面有一个胖嘟嘟的可爱的小孩儿正咬着奶嘴嘤嘤自语,而那位妈妈和路边的人打着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