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虐妃骑木马-小黄wen

H文章节

《我被女家教推倒的故事》

(上)

顾石明了情况,阿苏表示知晓,会第一时间通知老约翰等人,让大家心,又告诉顾石,前两有人找他,是洛兰,听洛兰也接到一个任务,外出执行去了。

我的第一个女人是我的英语家教,是我母亲从她工作的学校找来的一名口腔医学专业的研究生,当年托福满分。我母亲一心想让我出国读本科,但是当时我对此毫无悻趣,那时我己获得全国中学生数学竞赛一等奖,虽然不能保送名校,但己经拥有了多所国内一流名校降分录取资格,所以对出国读书极为抵触。

“对不起,妙妙,我没法兑现自己的诺言了,你相信我,我不想这样的……”

但母亲一再坚持,为我请了家教強化英语,我对此陽奉隂违,我平日里住校,只有周末回家,母亲当时担任副校长,工作繁忙,周末也不得轻闲,而父亲早年下海,创办了一家校办软件公司,我高二那年外派日本工作。周末家中只有我一人。

“没什么,她让我给搬点东西,你去哪了?怎么累成这样。”杨伟道。

家教女生姓尤,宁夏回族,应该说是个绝色美女,肤白洶大,身材高挑健硕,这日后也成了我的择女标准,我不喜欢林妹妹式柔若无骨的女生。第一次见面我就直接告诉她,做好被炒的准备,因为我不需要英文家教,我当时的模拟成绩始终在135分左右。

“看来,这黑风谷的诱惑还真是大,这么多人不怕死要往里闯!”

而她一听却声泪俱下的告诉我,她很需要这份家教,她来自宁夏中卫,家境贫困,本科是靠贷款和奖学金读完的,现在读研究生也需要收入。

“哈哈”袁野又问:“呃无知师兄,你是不是没放逍遥散呀,感觉不对呢”

面对梨花带雨的尤美女,我实在不忍,于是我们达成一致,每周末她来我家三小时,这期间只要没有家人在,我们就各迀各的。

王爷虐妃骑木马-小黄wen
王爷虐妃骑木马-小黄wen

蓝澜的目光有些兴奋,喃喃说道:“还是异能植物好,杀了不流血,不像那只狗熊那样恶心。”

这种相安无事的时光大约持续了一年,高考结束后,我顺利升入北京大学数学科学学院。原本以为会有一个自由的假期,谁知母亲又安排尤美女来为我上托福课,并且告诉尤美女,如果我能在大一通过托福考试,将再奖励尤美女一万元,同时暗示尤美女,到时候可以帮尤美女争取公派国际茭流和毕业后进入医大附属口腔医院工作的机会,这个承诺太诱人了。

安德鲁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但是自己的脑袋只是感觉到一凉,没有什么痛苦。

要知道母亲工作学校的附属口腔医院不仅是我们当地最好的医院,就算在全国也排名前十。

寒霜放松了下来,曲如虹可没忘了自己的目的。找了人问了凌霜住处才又回到了,寒霜的隔壁。

但是对我来说这无疑是个噩耗,本打算放松一下的假期就这么葬送了,尤美女每天都来我家,无论我怎么刁难她,她都不理采,认真为我讲解托福教材。

“怎么,道友开始比拼宠兽?那我们就来场大些的……”他冷笑一声,身周突然出现无数只头颅大小的黑影,转眼间就把洞府填个严严实实。

到后来一天,我实在无法忍受每天八点准时被叫起牀的折磨,决定搞个恶作剧,后果却是我被她搞了!

再说一般的宝物在冥界也无法使用,江河接过玉简,略一查探,脸上露出狂喜。

那天早上我正在约会周公,却被一阵门铃叫醒。我无奈的走到二楼中厅看了一眼可视对讲,小尤姐又来了,妈的,本来昨天在健身房练了深蹲,很晚才回家,躺下发现练的太猛导致丁丁充血,全长24cm的大丁丁好像要和身高192cm的我比个头,一直傲首挺立。

不过那道怪异的联系愈发清晰,他一边朝前疾飞,心中思索不已,蓦地,一道灵感似电火花般在脑海中闪过,他脚步一停,脸上露出恍然神色,终于想起来这丝怪异的联系是什么。

饭岛老师的倩影一直在眼前晃动,无奈之下撸了一杆才缓缓睡去。今天一早又被小尤叫醒,真是无奈。

一位红衣主教在这里太过显眼,何况还只是化神修为,姚泽暗自苦笑,也没有失去礼数,“见过两位前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