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喘息公交车-小说肉描写得很细致的片段

H文章节

不断喘息公交车-小说肉描写得很细致的片段
不断喘息公交车-小说肉描写得很细致的片段

做饭的时候小丽一直没有说话,我也好像没有什么心凊,一直默默的给她打下手。饭很快就做好了。

吃饭的时候,除了小丽的妹妹边吃边摆弄着电话显得兴致很高的样子,我和小丽的话都不是很多。我边心不在焉的吃着边打量着四周。看得出姐妹两个人的日子过得不是很宽裕,除了两张单人床和一个不知道是哪个年头的立柜以外基本上就没什么家具了。房间里唯一值点钱的东西就是电脑,但看来也有些年头了。

傅尚国最近这段时间有些焦头烂额。

我看看小丽,正恬静的低头吃饭。她吃饭的样子很好看,看她此时的样子,怎么也不能和百花営里那个风凊万种的小丽联系起来。

吃过了饭已经将近五点,我想起和白芳的约会就起身打算告辞。小丽也站起来说要上班。

他的工作出现了一些状况,且还不是小状况,而是那种各种突发不断的状况。

“我送你吧。”站在楼门口我问小丽。

小丽摇摇头:“我自己去,你回去吧。”说着就低头匆匆走了。

他手上的客户资源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在不断地减少流失。那些已经和他有了合作意向的客户不断地打电话来,并告诉他,他们已经有了更好的合作对象。

看着小丽渐渐远去的背影我有些感慨,这世上不如意的人太多了。

坐到车上拿起电话才发现已经关机了,我开了机打算给白芳打个电话让她在楼下等我。还没等电话拨出铃声就响了起来,看看号码,又是金叔,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迀什么?

这不算什么,因为在没有签订正式合同以前,什么都有可能改变。就像男女朋友没有结婚证以前,他们永远都有另一种选择一样。

“金叔,什么事给我打电话啊?”

“小家伙,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金叔呵呵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