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文-肉戏超多的种马小说

污文小说

《美妙的淫梦》

        丽是我们村村小学潘老师家的孩子,和我是同岁的,她家里还有个姐姐,我们从上小学到高中基本上是一起一个班的,她的家距离我大概一公里左右,反正去来是要经过学校的,所以她也经常来我们这玩这天下午四点多,外面的天已经是乌黑乌黑的了,由于最近下大雪的缘故,黑都黑得比较早,丽却突然来到我家,一询问,原来是来问帮她妈妈统计一些我和我表弟的个人信息,她来时,因为天气异常寒冷,所以表弟和我都在躺在牀上,我家里我的牀完全和学校的牀一样,下面是一个书桌,左边是书架,右边柜子,上边是牀,上牀上面是通过左边的一个小梯子上牀,梯子另一侧是靠着墙的当丽上楼来时,我正蜷在牀上,头靠在枕头上,脚靠着左边的栏杆,铺盖紧紧的裹在身上,完全像段子里一样,左边卷进去,右边卷进去,再把脚那里一折,自己浑然成了一个毛毛虫,而表弟此时也在我家玩,另一牀铺盖,一般一半盖在他身上,另一半被他背靠着墙玩着手机,我当然也在玩手机,丽来时,我还正在浏览比斯阁呢,我赶紧向她打招呼只见丽上身穿着一件粉红的羽绒服,里面是一件白色的高领毛衣,当然,我只能看见雪白的颈部(这不是废话吗?不然你还想看见啥??),下身穿着的是牛仔库,丽由于刚刚从外面进来,她的脸蛋被冻的有点红,不过和她雪白的脸上其他一对比起来,我的天,丽真是美呆了,不过也难怪,丽在小学村里班上,是班花,后来初中高中,也都被评做校花,棈致的五官,雪白细腻的皮肤,良好家境培育出的自信,再加上父母都是老师,文化氛围的熏陶,丽走到哪都是百分百回头率啊不过谁叫我们家离得近呢,不是有句话叫近水楼台先得月嘛(啥?我癞蛤蟆?谁说的?谁说的?站出来)丽说她今天过来是需要帮她妈妈统计一些我和表弟的信息,由于天气太冷啦,我懒得下牀去,就让她上来牀边坐着,表弟向里面挤了一挤,当她坐上来后,我才发现她不停地在流鼻涕感冒啦?。

顾石收回目光,看向身旁的藤原丽香。一如往常,她仍是那般冷清,这一路驶来,二人没有交流,就那么静静坐在车里。顾石深知这位学姐的习性,只要自己不开口,她是不会主动话的。

嗯,在家里就感冒了,不过好了的啊,不知怎么又复发了,可能是刚才在来的路上吹了冷风吧不是我吹,丽她的的声音,好吧,其实丽她其实其他都是非常完美的,可就是声音非常的普通,没有小说中的什么。多么多么好听,但也不难听啊,中规中矩吧上来后,她首先是把表递给了表弟,表弟开始填了起来,由于丽的身軆不舒服,她就直接躺了下来,我把脚再向外靠了靠,她的头刚好放在我的大蹆旁,不过我裹着厚厚铺盖,也没啥感觉,她又扯过表弟那铺盖的一角盖在肚子上,免得肚子着凉了她躺下后,我们便开始聊着天,因为她感冒了,一直留着鼻涕,她不一会又直起身子来叫我拿纸巾给她这样她一动,我再一动,我裹着的铺盖就松散开来,没过一会,表弟就把自己的信息填好了,这时表弟他家里人叫他回去了表弟走后,这时我开始填我的,我把表拿在手里,我一想,然后便不要脸(靠,怎么不知觉说出实话了)的哀求道好丽丽,你看我在牀上一点也不好填啊,而且,你也知道我的字老丑了,你就帮我填填呗,我说你来写。

“是,大哥。”藤原青空想了想,道:“‘魑部’暂时按兵不动,防卫家族,随时待命。”

我见丽在那里犹豫,我赶紧道要是回去,潘老师认不出来我的字,你就白忙活了啊,这时丽才同意了,杏吧首发好吧丽直起身来,坐在刚才表弟的地方,靠着墙,下身搭着铺盖姓名?

“这么着急干什么,在这里我怎么给你,得去银行转给你才行吧。”

你知道的啊说别搞得那么正式好不你说不说?

面对这样的人物,昭伊只能够唯唯诺诺的迎奉,对于她的每一句训斥,也只能够受着。

我一看她撅起下巴,我赶紧怕道……(想知道本帅哥名字?没门!哈哈哈)年龄?

这次白玉龘惊呼了一声,随后开始狂躁的转起来,他想要冲出去,冲出去找到蓝晶。

21民族?

污文-肉戏超多的种马小说
污文-肉戏超多的种马小说

木棒隔丁一的头发只有三寸了,丁一稍微偏了一下头,风声从耳朵边拂了过去,马脸的棍棒打空了。

汉出生年月?

的确,叶白皮肤非常白嫩,看上去应该很脆弱才是,但实际上,道道血气总是隔着一些时间就一闪而逝,透露出了一股非同寻常的气息。

九五年农历八月十九入团了吗?

对于过去的种种美好,两个人共同的回忆,那是属于年少轻狂,引来赵凌风哈哈大笑。

是入党了吗?

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还想严刑逼供?李天畴有了火气,但知道此刻千万不能冲动,他努力平缓着心绪,片刻后呵呵一笑,“好的警官,我端正态度。”

否没有就没有,还否呢不是一般填这个,都这样填的吗?

“如果是张家人,最好不要再进去了,留点种子,延续香火吧。”黑影傲然道。

我不管好吧,没有兴趣嬡好?

“寡人听说你母原本是钟离世家娇滴滴的贵小姐,十指从来不沾阳春水”

读书,看报,睡觉读书?看报?我看你就睡觉说得实诚特长?

哈士奇顿时用狗爪子把床板拍得“咚咚”响,笑道:“土鸡,这回你惨咯,看主人这回怎么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