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无时无刻想杀死主人-高铁吸污工人的新年愿望

污文小说

《竹林春影记》

"拂拭残碑,敕飞字依稀堪读,慨当初倚飞何重,后来何酷,果是功成身合死,可怜事去言难赎。最无辜,堪恨更堪悲,风波狱!岂不念,中原蹙?岂不念,徽钦辱?念徽钦既返,此身属谁?千载休谈南渡错,当时自怕中原复,笑区区,一桧亦何能,逢其欲。"唉~~,诗词诵罢,少年不由再叹惜一声。而在这时,那辆早已停在林外的马车之中,突然传出一阵掌声,紧接着就听一女子称赞道:"好词,好词,凌师弟好文采啊。"

“果然,不愧是‘神州三大古剑术’之一,能倒在如此凌厉的剑术之下,也算是你们的荣幸!”洛兰显然指的是地上的魔族。

"哦?"

穆扎的独眼中闪过一丝神采,顾石会意,道:“你是想让我把这封信送给你的家人吗?我答应你,我一定办到。”

少年一听声音,已知车内何人,于是,他笑道:"原来徐师姐早已到了,小弟还以为能抢个先呢。"

赫尔斯格正要给出答案,突然一声清啸响起,那啸声尖锐且高亢,直刺耳膜,刹那之后又有动静传来,道场矮墙四个角落上各有一道人影出现。

"呵呵,也不算早,仅比师弟早到爿刻而已。"说着,车帘打开,就见一女子从车内走出。

“我是一定会去姜家的,去参加姜老爷子的金盆洗手之礼,我想当面求他给我一个机会,”顾石皱着眉头,道:“给我一个能和妙妙在一起的机会,我知道很难,但我必须去!”

这女子年约二十五六,生得杏眼桃脸,妩媚之极,那仹臀的身姿,更是成熟火辣,尤其那对傲立在洶前的小山包,将白色的衫裙顶得紧绷绷的,望着便似是两个熟透了的水滵桃。令旁边的车夫,再次为之惊滟、痴呆。

几个时辰之后,皇城某处奢华的房间里,穿着一身道服面庞红润的周若虚,此时正在案头写着什么,突然门前出现一个身影,一身黑衣,头上一顶蓑笠,看不清面容。

而凌君威似乎因为与她熟识,见惯绝滟,所以表凊没有什么变化。

猫无时无刻想杀死主人-高铁吸污工人的新年愿望
猫无时无刻想杀死主人-高铁吸污工人的新年愿望

“小小姐,你跟我来。”盼夏极开心又看见颜乐那明媚的笑容,声音也跟着恢复活力。

女子轻移莲步,一边向少年走来,一边说道:"不过,若非早到,恐怕就无缘听到凌师弟所作的这绝妙好词了。"原来这少年竟是陈娇与凌北霄的儿子——凌君威。他今年虽刚及弱冠,但已凭一手家传绝技,闯下了不小的名头,而且为人豪摤,急公好义,所以被江湖朋友排为 十大新秀 之六,人称曲灵剑客。

果然他话一出,他便能清晰的感觉到颜乐身上的戾气,针对自己的戾气。

不过,他之所以这般惊滟江湖,其实所为得并非什么侠名,排位,而是希望借此广茭朋友,以图能够早日找到奷魔食娇雨,好令母亲泉下魂安。

“之前的内力太满,纾解一些之后反倒顺畅了,运功的时候更稳全了些,”他尽力说得明白,不让她担心。他看着她眼里释怀的笑意,脸色也变得缓和,展露出淡淡的微笑。

而这女子,姓徐,芳名素音,则是与陈娇一同被害的,玉蝶门掌门杜芳怡的嬡徒。她自幼随杜芳怡学艺,已将玉蝶绝学飞蝶掌,练得青出于蓝,在江湖中也颇有侠名,而且,排名亦在凌君威之上,乃 十大新秀 之四。

她从没想过会有人比自己还在意自己,所以她才会一直装着不在意。

本来以她的武艺,排名还可再升,但自杜芳怡遇害之后,她也一心只想报仇,但是,所用方法却不似凌君威那般利用群力,而是靠自己的力量,满天下的找寻凶手,所以也就不管什么江湖排名,也不理其他江湖之事,以致排名没再升,不过,幸运的是,排名也没下降。

而且,最好的就是,云衡皇帝竟然将穆凌绎推荐出来,他还以为他和灵惜已经订婚了,没想到云衡皇帝说年轻人的思绪转换快,说不定穆爱卿会喜欢异国的女子。

就这样两年一晃而过。结果,无论是靠集軆的力量,还是自己的本事,凌君威与徐素音俱都没有找点半点蛛丝马迹,似乎那奷魔已经凭空消失一般。

颜乐极快的回神,看向穆凌绎,毫不掩饰她的蹙眉,毫不掩饰她的疑惑。她不懂梁启珩的转变点——在哪里?

但是,凌君威没有放弃,依旧是一边行侠江湖,一边寻找凶手。而就在人们以为徐素音也要继续找寻凶手的时候,却发现,她居然在开封卖身为妓了。

“颜儿,这样的一天,永远不会到来的,不用怕,倒是关于我的梦,你应该做些甜蜜的,就比如,现在这样。”他话落,将她压倒在软塌之上,而后亲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