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雄记忆面包催眠系列-学校污到的是小黄文

H文章节

大雄记忆面包催眠系列-学校污到的是小黄文
大雄记忆面包催眠系列-学校污到的是小黄文

陈义的妻子徐美红是个贤惠的妻子,在本市到北京的列车上做车长。

这天,火车开动后他开始查票,查到车厢最后一个软卧包间时,里边是四个男的,显然是一起的。美红一进来,几个人的眼睛就在美红的脸上身上瞄来瞄去,一看就不怀好意的样子。

二妮每天依然去门口望着那座石桥一会儿,总是失望地回家去,像丢了魂似的,无精打采……多亏梦中时常见到大山,有几次梦到与大山手拉手、亲嘴……醒来记忆犹新,自己就羞红了脸,但心里甜滋滋的。

换完了票,美红回到乘务员室,看了一会书。美红长得不是特别漂亮,但却是那种非常有女人味的样子,看上去就让人有一种冲动。皮肤又白又嫩,总是给人一种软绵绵的感觉。

“乘务员小姐,我们屋里的空调不好使了,你去看一下。”

漫长的冬季终于过去,明媚的春天已经来临,热闹的春节已过,火热的夏天还会远吗?

一个胖胖的男人叫她:“可能坏了吧?”

美红和他来到包厢,屋里黑漆漆的:“把灯打开。”

春节前大山来了一次,二妮便把积攒的好吃糖果、糕点,还有一个自己秀了几次而最满意地手绢,一同给了大山。

猛然,后边的人推了她一把,顺手把门就锁上了,另一个人抱住美红捂住了她的嘴。美红一看不好,赶紧用力反抗,可是她的挣扎完全没有效果,两个男人把美红按到了铺上,一条肮脏的内褲塞到了她嘴里。

好几只男人的大手撕扯着美红的扆服,女人的制服被撕开了,衬衫、xiōng罩全都扯掉了,美红一对梨形的rǔ房衤果露出来,尖尖的rǔ头随着摇动的rǔ房来回乱晃。

手绢上秀着几枝鲜艳的粉红桃花,桃花上有两只翩翩飞舞的蝴蝶,甚是好看。这可是二妮一个冬季的辛苦,换来了她刺绣技艺的突飞猛进,按现在的说法,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哈哈哈!你的nǎi子很软啊。”

一个男人一边揉搓一边yín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