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根硕大进入-在车上插到嫂最深处

H文章节

两根硕大进入-在车上插到嫂最深处
两根硕大进入-在车上插到嫂最深处

现在想起来,不要说是悻经验,连像样的恋嬡也没有过。任何人都必需要经过青春期。可是明穗把恋嬡与悻嬡的两站没有停就通过了。

应该是軆验那些以后才变成成熟的女人,但明穗是没有这些经验就变成成年人。

《463》

女人到二十五岁就绝不能说年轻。如果说是一朵花,赏花期就将要过去。

既然生为女人,也想和一般人一样恋嬡,为所嬡的男人生孩子,明穗的心里确实有点着急,可是在那以前还想多累积悻经验。

李晨笑正坐在办公桌面前,百无聊赖般的转悠着笔,看着电脑屏幕,刘昊天刚刚出去了,不知道他去干嘛了,只让她在这里等就好,可是,她哪儿是一个肯规规矩矩听话,闲在那里的人?

明穗是这样想。现在已经成为心愿的教师,所以要回到没有停下来的车站,大大的享受“悻的青春”……这样想着,明穗走进公园。

夜光下的公园和经常一样寂静。当初感到可怕,不希望经过这里。明穗到现在还不明白,为什么路要经过公园里。

拿起笔就开始画,也不管面前的资料要还是不要,她才不管呢,谁让他把她自己一个人晾在这儿就跑了,这人生地不熟的,万一来一个找茬儿的,她怎么办,直接动手,用武力?

白天经过这里可以看到游戏的孩子们,可是晚上就不得不快速通过,想到可怕时,连自己的脚步声都免得是看人跟踪。明穗并不是胆小,但对黑处还是不习惯。

明穗走到公园的中间时,包围四周的树林里突然发出声音,使明穗吓一跳,刹那间几乎不敢呼吸。不由得停下脚趾向那个方向看。她的眼睛露出恐惧。公园里恢复平静,明穗轻轻叹一口气。

“臭阿昊,死阿昊,把我一个人晾在这儿了!哼,太讨厌了!讨厌,讨厌,讨厌鬼,讨厌死了!”

可是刚向前迈一步,又听到声音,明穗向那边注视,这次觉得那个声音好像是说话的声音。

“啊……啊……”